啵菇菇呦___

你好啊

(头像来自黑寺大可爱)

『转世梗,无脑码字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九月初雨宣告着秋天的来临,天空被乌云覆盖,撒下星星点点的雨珠,交杂着渐冷的风,整个城市都变得宁静,就没人愿意在雨中出来,只有孩子还精力旺盛地踩着水坑。

两个孩子,一前一后,前者爽朗的泡在前面,见个踩个。后者撑着伞,在伙伴踩过的水坑里悄悄跳下,紧紧跟着。

爆豪胜己走在路边的小道上,踏过潮湿的落叶堆,任凭它们在他脚下发出写不会令人烦的响声,相反,爆豪胜己甚至觉得有点声音不会让周围太过安静。

自从绿谷出久死后,家里没了吵闹。爆豪胜己就经常趁着假日出去走走,走他以前和绿谷出久曾经去的,和想要去的。

偶尔,也回去墓地和他的废久说说话,开头无疑是顿臭骂,慢慢化为闲聊,再是沉默。

爆豪胜己转过小道,向一条小巷走去,这正是小时候他和绿谷出久经常会去的一条路,他还记得这里有他们最爱的零食。

“喵————”

是猫叫。

爆豪胜己疑惑的顺着声音望去。在不远处,躺着个纸箱。

他走过去,是只看似年幼的白猫,在风雨中冻的打颤。听到动静,白猫困难地直起身子,看着眼前的人。

雨还在下,爆豪胜己沉默着,好像思考着什么,无意间悄悄把雨伞向前倾了倾,遮住屋檐遮不到的地方。

“小胜——————”

“—————我想养猫!”

又是那个下午,那个课间,绿谷出久捧着他的脸,一脸甜蜜,声音略带撒娇和祈求,在爆豪胜己的耳边放大再放大。

但如同梦境般的声音,那令他面红耳赤的触觉,甚至是吐出去气,最后都化为灰烬。

他想保留,却发现即使他几乎是同时伸手,也已经消失成白光了。

没想到,这样的生活已经离开了五年,五年间,他每去一个地方,五年前的下午就回更清晰的浮现在他的眼中,血融合以往绿谷出久傻得要死的哭声笑声,揉捏粉碎,化进尘土,碎在爆豪胜己的心中。这五年他比谁都还要煎熬。

爆豪胜己顿了顿,最终在这个小家伙面前蹲下。那是只好看的白猫,纯白的被毛均匀地铺着,粉红的鼻头微微湿润,还有.....

祖母绿的眼睛。

他近距离的盯着那对猫眼,美丽神秘的祖母绿,大而明亮,显得深邃,又温柔,像有人撒进亮片般忽闪。好像隐约倒映了他和他的身影。

他清楚的知道,这世上仅有唯一一双祖母绿,是专属于他的祖母绿。

爆豪胜己缓缓的摸了摸它沾了丝丝细雨的毛发,白猫也应和的蹭了蹭他布满茧子的宽大手心。

啧,还真像。

良久,爆豪胜己用了最温柔的声音,朝白猫道:

“DE——————

音节拖着些许颤抖,说到一半时故意拉长再拉长。

白猫停住了,扑闪了下祖母绿的眼睛,上面好像眨眼间蒙了层水,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转。

————KU"

“喵——"

猫叫再次响起。



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从来都没有意识到,他们从出生开始就被牵了条名叫命运的无形的线牢牢牵扯,它一会紧到喘不过气,一会松的令人害怕,但走的再远,过得再久,他们总会再次相遇,相会。再怎么辗转反侧,最终的结果早已注定了。

从未愿改变,从未想离开。

五年前的那个下午,在绿谷出久在废墟里闭上眼的那一刻,爆豪胜己近乎绝望的说过:

“我爱你,你永远都别想离开我,所以,你他妈想尽一切办法

来找我。”

但他不知道的是,“来找我”这话,其实说也不必说。

因为啊,我早已被你牢牢抓住了啊。

end

评论(2)

热度(33)